Jimmy

2018年12月15日

让在培训的一周。

在和狗子明聊天过程中默默地定下了一些“有生之年系列”,想要一起看雪,一起去迪士尼,一起出国…还有最重要在巴黎铁塔的草地上拍一张背影的合照。有了喜欢的人,就很自然而然地想和他一起去创造回忆。

最近又聊到狗的问题,狗子明一直都想养柯基,放我家里养,但我又特别喜欢拉布拉多,对柯基没有太大的感觉。狗狗的居住地方和交通工具都是很大的问题,然后在这些问题上有出现了不少分歧,我总想着能创造一个属于我们两个的家,但是到现在我没有看到狗子明对于这个目标上的认同,或者说感受不到他有和我为这个目标奋斗的决心,会不会是我又太快投入这段感情了,还是给他压力了,不懂。总感觉每次聊到重点问题的时候,他就以不回应作为回应了,话锋一转就变成了表情包。难懂了…

12月9日

每一次见面都特别不容易,就因为这样才显得珍惜每一次的相拥。提前去广州,买了一束花,入住叫了美团,坐等下班前来的霸霸,又是暴风雨的一天,霸霸感冒加咳嗽,不敢过分“亲密”。

然后去了广场,吃了一顿寿司,溜了溜了,回来培训酒店的过程省略一万字。

越来越喜欢了,冷了就放他外套口袋里,他也会在坐地铁或者等车的时候摸摸我的头我的脸,看着我笑一笑,被融化了。现在就特别希望能有一个固定的家,和他一起开个小型宠物店,做做饭。开心🥳

12月1日

外出南海培训,交通比想象中更加不便。

这周自然就不能和狗子明见面…

11.24

今天有了和狗子的第一张合照,有了第一次在外牵手,有了第一次kiss。

一天长隆下来,很累,很好玩,很好笑。

基本能看的剧场都看了,就有点遗憾的是海豚的表演没看到…

提前一晚就出来住了,第二天清早就和狗子出发去中山北,然后打车到酒店放下东西,就立马查路线去长隆海洋王国。

在里面看到了海豚🐬,海狮,海象,水母…完了机动游戏,吃了一些贵贵的垃圾食品,同喝一杯可乐,在玩潜艇的时候,偷偷牵了手,还第一次在外面kiss,狗子明主动的…轻轻一下,就很满足了。

也因为这次旅途,感觉有更进了一步。晚上的烟花汇演差点赶不上,也没有牵手,不过真的很精彩。

出来之后,已经八点半了,坐了一个半小时,到了一个广场吃了一顿很好吃的日本料理,武藏,贵是有贵的道理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没有一点吵架和拌嘴,互相协作都很和谐,路线什么的狗子都很主动去找,越来越喜欢了怎么办。

10月13日

这是一个没有性生活的一周,在难得逃掉了课的下午,和狗子艰难地见了一面看了一场电影,还是一样钝感,选了最后一排都不会牵手,直男癌。然后就匆忙地回去上舞蹈课,真好。

10月6日

今天和狗子见了,早早滴约定好酒店,中午就收拾好东西出去,狗子要下了班才过来。我们跳过很多中途在等待的情节,来了就把快要成青蛙的蝌蚪都先排解,之后就预约看了无双。狗子硬是不懂里面的梗和反转,没牵着手,还一直打哈欠,好吧…狗子其实在大部分时间都很直男审美,要看轻松的喜剧电影。

其实有的时候,给我感觉,自己更像是一个p友,感受不到他的在乎,也一直没有太多很契合的话题,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,我也不确定自己对狗子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地好。


9月29日

这礼拜约会了两次,本来以为周二的约会是长假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,然后到了周四,顶着风险在聊微信的时候,小明又想见,就有了第二次的甜蜜,叫了一份咸骨粥回酒店吃,很甜蜜,牵牵手和抱一抱,亲闻着喜欢的人,忘了多久没有这种感觉。

9月23日

这个假期因为没人陪伴的关系,好像变得没有意义,有时候越发了解,越觉得自己内心的敏感和占有欲又要被唤醒了。而对方刚好又是一个不喜欢被困住的人。在软件上,慢慢都会看看他可能喜欢的类型,然后再看看粉丝里面有没有他,果不其然,不止一个半个当中有他,他的动态也还显示单身,OK的。

可能我还要在了解多一点,或者也没必要了解下去了,我怕再受多一次伤害,哪怕是多一次这种威力没有那么大的,也让我会失去爱的感觉,真的怕。我很想问,周六晚上你去了哪里,和谁去,干了什么…但是问了又能怎么样。

我承认我是挺喜欢你的,但是如果这一份喜欢会伴随伤害,我就不要了。

9月15日

这一天等了好多天,因为上一个礼拜的一句,一句我以为是约定,一句也让我分不清是真是假。不过最终,也是能见上了。大雨天,山竹台风的前奏,提前在一家氛围还不错的酒店漫长的等待,做了一些准备,更好地去迎接。

等了略漫长的时间,下着雨跑了出去,路上的行人都躲了好一会雨,在马路对面就看到了,高高瘦瘦的个。走去买吃的路上,搭了一只手来,那时候真的小鹿乱撞,原来你还活着没有撞死。还很尴尬地去买了一些xxx,很享受的一晚上,脸很热,闻着他身上很好的味道,狂风暴雨也让羞耻心全失。我曾因一个电话开心,也曾因长时间的没回复不开心,感觉又要那种被牵着走了,我应该怎么处理。

9月8日

这一天很特别。

周日,还在培训中,在软件上见到了袜子的照片,略带诱惑感,然后顺其自然就见上了,一芳水果茶,点了两杯聊了两句。一路走到大信,看了一下衣服,在过旧大信的路上,下电梯的一刻,两手撑着电梯的扶手,微微低身侧着看着我,那一刻,赋予了那一天的特别。